長風基金會提出2025年最適發電配比 江宜樺不反對非核家園,但反對躁進式廢核政策

長風基金會今(19)日舉行能源政策記者會,提出2025年最適能源配比應以「燃煤30%、燃氣40%、核能15%、再生能源15%」為目標。基金會董事長、前行政院長江宜樺表示,蔡英文選前的三大承諾(不會停電限電、不漲電價,也不會產生空污問題)已全數跳票。江宜樺強調,他並不反對非核家園的理念,但反對躁進式的廢核政策及能源配比的目標,長風基金會所提出的能源政策不敢說是最完美的能源政策,卻是奠基於客觀、可行的研究結果,歡迎各界一起討論。

長風基金會召開「如何才能不缺電 台灣能源政策記者會」,由董事長江宜樺主持,邀請前行政院副院長,同時也是長風基金會董事兼能源政策研究小組召集人杜紫軍、中央大學講座教授梁啟源以及中華經濟研究院助研究員陳中舜共同出席,剖析目前的缺電原因,並提出確保電力穩定供應的政策建議。

江宜樺表示,他並不反對非核家園,而是反對以「2025非核家園」的口號做為最高指導原則的能源配比政策,因為這樣的做法太躁進,完全漠視客觀事實及專業分析,令人懷疑七年後是否真能將能源結構調成零核電。

蔡政府規劃2025年發電配比為燃媒30%、燃氣50%、核能0%、再生能源20%。江宜樺指出,就燃氣發電來看,由於天然氣第三接收站進度嚴重落後,不可能在2025年前完工,無法達成蔡政府原訂天然氣占比50%的目標,如果蔡政府硬要在2025年讓核能歸零,且天然氣無法上升至50%,隻能選擇調高燃媒比重,維持在40至50%之間,這樣台灣未來的空污問題將愈來愈嚴重。另外,目前再生能源占比不到5%,蔡政府究竟要如何將目前不到5%的再生能源,於短短七年內拉升至占比20%,請蔡政府從今年開始就列出逐年的具體目標,供社會大眾檢視。

長風基金會董事兼能源政策小組召集人杜紫軍表示,蔡英文總統2025非核家園的主張面臨五大困境,包括(一)時程上不可行,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無法即時完成;(二)技術不可行,再生能源發電不穩定,無法作為基載電力;(三)能源安全不可行,蔡政府的天然氣發電目標高達50%,占比過高,未能分散風險;(四)經濟上不可行,將造成電價成本大幅上漲;(五)環境不可行,不僅二氣化碳排放量遠超過先前減碳承諾,且過度開發再生能源,也將大規模破壞生態環境。

長風基金會對能源政策的基本主張,包括認為再生能源在七年內不可能大幅增加到發電量20%,政府應務實規畫,不該畫餅充飢;考慮能源種類、來源、運輸及儲存安全;空汙問題已成全民公敵,國家能源發展政策不該忽略社會成本及國民健康;電價影響物價,應該在合理範圍內優先選擇成本最小的發電配比;同時也應重視再生能源對於環境的負面影響。

長風基金會建議2025年最適發電配比以燃煤30%、燃氣40%、核能15%及再生能源15%為目標。長風基金會依據能源分散度HHI(Hirschmann-Herfindahl Index) (0-1)為計算分式,數值越小表示越分散、能源安全較高,蔡英文政府2025年的能源分散度為0.38,長風基金會的能源分散度則為0.295,較蔡政府為低。

杜紫軍指出,蔡英文政府發電配比將使得2025年電價成本累計漲幅高達45%(3.80元/度),估計GDP下降1.31%、就業人數減少8.3萬人、消費者物價上揚1.30%。

中央大學講座教授梁啟源表示,蔡英文政府的能源政策違背國際趨勢。目前核電政策維持不變的國家有美國、俄羅斯等27個國家,依計畫興建核電廠的則有18個國家;原本打算廢核的國家中,瑞士已在2016年否決核電廠除役,比利時也同意延役,就連曾經發生核災的美國、俄國以及日本目前都決定繼續發展核能發電,世界上隻剩下德國跟台灣主張短期內廢核。

梁啟源說,德國2000年決定廢核政策,當年核電比重29.7%,但經過17年,到2017年時德國核電還佔13%比重,而台灣要從2016年12%核電占比到2025年就要降到零核電,賭注會有多大可想而知,何況台灣是個獨立電網系統,無法從鄰近國家獲得任可電力調度支援。

中華經濟研究院助研究員陳中舜表示,「台灣並不缺電,缺的是政治家的良心」。蔡英文政府不承認缺電危機,但同時又引用《電源不足時期限制用電辦法》限電,事實上是自打嘴巴,因為現在採取的許多降壓、限電措施,必須在「電源不足時期」前提下才能啟動。蔡政府掩耳盜鈴的做法,恐已有違法之虞。

陳中舜指出,蔡政府能源政策的真正問題在於「躁進」,德國廢核導緻了家庭用電上漲3.8倍,工業用電電價上漲1.8倍,2017年核電還占比13%,現在蔡政府要在短短7年內達成零核電,「激進式能源轉型的『代價』,台灣準備好了嗎?」

 

記者會資料下載:http://6y6jx1.caifu48473.cn